图片 1

文学小说

创造奇迹,我是不是最勇敢

11 1月 , 2020  

内容来源:文/ 方冠晴,图文综合自网络

**新华视点:坚持,让我们共同创造奇迹

摘要:
“救救我……”北川县城废墟上每一个微弱的求救声,却是一个个渴望生命的强音。黑暗中,北川县曲山小学的..12岁女孩截肢获救:“叔叔,我是不是最勇敢?”“救救我……”北川县城废墟上每一个微弱的求救声,却是一个个渴望生命的强音。黑暗中,北川县曲山小学的废墟上,那些被困的生命也一次次发出这样无力的呼唤。忍受了70多个小时黑暗之后,昨天,云南的救援队员给了曲山小学7名孩子第二次生命。由于废墟下还有另外3名孩童还有生命体征,截至今日凌晨1点半左右,救援人员还在现场施救,他们将继续奋战,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把被困的孩子成功救出。将近一天的救援工作中,救援人员冒着房屋顶棚坍塌、余震频袭的危险,想尽一切办法救出了7名孩子。哭声冲天而起,但那并不仅是因为悲伤,更多的却是因为激动、感谢和爱的宣泄。从早上7点开始,12岁的李月就紧紧拉着救援队员陈珍才的手,直到她被成功救出。“叔叔,你能给我唱首歌吗?”虽然陈珍才来不及满足李月的要求,可他还是一直握着李月的双手。“月月真乖,很配合我们抢救。”陈珍才的眼里满含泪水,他顿了一下接着说:“等她好了,我一定给她唱首歌。”外面传来医护人员抢救李月的声音,陈珍才起身冲进废墟中,那里还有别的孩子等着救援队员……7条生命:“还活着就好,3天了啊!”被山体滑坡摧毁的曲山小学原来3层的教学楼现在变成两层。废墟的第一层埋住了7条生命。“月月就埋在墙角,她前面一根柱子压在了一名男孩的腰上。男孩已经死了,月月因为左腿被压住,无法动弹。”陈珍才的眼里充满着怜爱。“立即勘查房内情况,采取救援措施,要尽最大努力把人员解救出来!”负责带队的驻滇某团参谋长商志军一声令下,救援一组迅速进入废墟。教学楼的房梁已经被顶杆支撑,可顶杆上下的着力点,都不敢用力。“往上顶,下面的就会坍塌;往下顶,上面的又受不了。”商志军的声音很轻,紧锁的眉头却透露着对战士的担心。早上7点30分左右,随救援队一起赶到四川震区的3条搜救犬进入废墟。不到一分钟,它们就准确地搜索出孩子们被埋的位置。救生犬的叫声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兴奋不已。“还活着就好,3天了啊!”月月的远房叔叔赵云贵泣不成声。楼板一块接着一块,在两层楼板之间,月月和其他5名孩子被压在一起。没有空间,设备无法进场。“一点一点地挖,想尽一切办法营救孩子。”商志军坚定地说。救援人员在废墟中搜救
侯玉才截肢被救:“叔叔,我是不是最勇敢的”清垃圾、挪楼板,月月旁边的空间越来越大。“动不了,怎么办?”月月的左腿被楼板死死地压住,小腿部分已经变成黑色,而在她的后面还有几个和她命运相同的孩子。“医疗队,看看能不能考虑截肢!”海军总医院医护人员赶到现场,查看了月月的情况后,医生失望地说:“月月的腿已经坏了。”下了定论之后,医护人员就开始手术前的准备。麻醉药、线锯等器材一一进入现场,救援队已给医生进行手术腾了足够的空间。早上11点10分左右,截肢手术正式开始。“月月很乖,我用纱布蒙住她的眼睛,我真害怕她看到这一切。”和月月一起经历了手术过程的陈珍才回忆起那一幕还有些心疼。听到外面医生要截肢的说法后,月月焦急地哀求:“千万不要锯我的腿啊!”陈珍才爱莫能助,他拿起纱布对月月说:“现在要救你出去了,我把你的眼睛蒙上好不好?”月月的腿被截肢,20分钟后,她被救援人员抬出废墟。月月被救出后的最后一刻,她问陈珍才:“叔叔,我是不是最勇敢的?”陈珍才撇撇嘴,用双手蒙住了眼睛……安静等待:“不要吵,会影响叔叔救人”和月月被埋在一起的,还有小女孩小黄等6名学生。在救援月月的同时,几个孩子还在用微弱的声音交流。“不要吵,会影响叔叔救人。”小黄劝旁边被困的同学。中午12点左右,救援人员还在忙碌地进行救援。突然传来“轰”的一声,一阵强烈的余震袭来,远处的山上有几个石头滚下山坡。此时,余震还在威胁着灾区。经过八九个小时的救援,和月月困在一起的6名小孩被成功营救出来。与此同时,从另一处废墟中,救援人员还救出了一名学生。三天三夜来,战士们没有过躺下休息的机会,也没有机会吃一顿热饭。饼干、矿泉水已经在救灾中成为主食。在北川的废墟上,他们健步如飞,在他们黝黑的面孔下,一颗颗滚烫的心把全部的爱奉献给灾区人民。“谢谢你们了。”哽咽着说出这句话的是从另一处废墟中挖出的一名老人。老人在撤离路途中联系上了远在外省正在赶来北川的孩子。“你不要担心。”老人说完这句后开怀一笑。

1.

——震后100小时幸存者搜救记**

地震发生的那一刻,张小军正驾车行驶在盘山公路上。突然间,大地震动起来,车子几乎被颠离了地面,方向失控。张小军死死踩住刹车,车子在悬崖边上停住了,他连滚带爬地从车里钻出来。

图片 1

张小军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妻子,她在县城的店里。他哆哆嗦嗦地掏出手机给店里打电话,但通讯中断了,没有信号。不祥的感觉袭上心头,他得回家!车子没法开就步行,他扭头沿着盘山公路往回跑。

5月15日,消防战士在四川省什邡市蓥华镇云峰化工厂倒塌的宿舍楼废墟中营救出一名生还者。新华社记者
姜帆 摄

他看到山腰的一个小村庄已完全夷为平地,片瓦无存,心一下子就凉了。妻子能幸免于难吗?张小军不由得加快步伐,巴不得一步就跨回家。

新华网北京5月17日电尽管震后72小时的“黄金救援”时间已过去,但在废墟中搜救生存者的行动,仍在泪眼模糊中继续。

2.

当谭千秋老师舍死趴在课桌上救护桌下的4个孩子,当只有电锯才能分开张米亚老师跪着搂紧两个学生的手臂,当中学生马健为救同学疯了似的刨烂了双手,当累晕的战士推开强行让其休息的战友呼喊着“救人要紧”——我们看到的是废墟下求生的渴望和生命的尊严!

正在废墟中穿行时,他听到了呼救声,一个声音从他脚底传来:救救我,有人吗?谁来救救我。

生与死的考验,爱与被爱的执著,一次次荡涤着我们的心灵:坚持,将救人进行到底!坚持,让我们共同创造奇迹!

张小军一下子就站住了。停下来救人,无疑会耽搁赶回去的时间,但是,不能见死不救啊!他弯下腰,大声道:我在这里,我来救你。张小军拼命搬动砖块和木椽,一个小时后,他终于将那个妇女从废墟中拖了出来。

16日,在北川县城一民宅废墟下面,死神似乎“吃定”了被埋老人冯绍荣:他已经近4天4夜没吃东西,坍塌一半的房屋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再次垮塌。

被救出的妇女号啕大哭,一边哭一边说:我没保住孩子,我怎么向他爸交代?才说完,妇女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孩子他爸!孩子他爸在县城打工,他会不会妇女不敢说下去了,叫起来,小兄弟,你有手机吗?帮我打个电话给我老公好吗?求求你,我要知道他是不是活着。张小军痛苦地摇了摇头:现在所有的通讯都中断了,打不通。

在冯绍荣儿子冯林绝望的哭叫中,几名战士闻声赶来。16日12时许,在一面倾斜成70度角的墙体下,两个战士正蹲在下面用钢钎使劲凿洞。刺耳的铁器碰击水泥板声,一下紧似一下,不仅敲击着在场所有人的耳膜,更撞击着人们的心。

3.

冯林不时急切地向里喊话安慰父亲:“解放军来了,他们在救你!”

妇女的表情实在让张小军不忍心看下去,她已经失去了儿子,不能再让她为老公提心吊胆、揪心痛苦。他掏出手机,递给那妇女,说:我将手机留给你吧,什么时候打得通电话,你好与你老公联系。妇女犹豫了:我拿了你的手机,那你呢?

在旁负责监视险情的战士李正云说,自从15日凌晨赶到县城,他们已一天一夜没合眼,两天只吃了一顿热饭。“很累很困,但觉得很幸福”。他的“幸福”来自于昨晚一宿没睡同战友们一起从废墟堆里救出了3个人。

张小军叹了一口气:我正往家里赶呢,兴许今天晚上就能到家,不碍事的。他拉开随身的小包,从包里掏出笔和纸,在上面写下了妻子的名字和店里的电话号码,说:要是手机打得通,麻烦你也给我家打个电话,告诉我老婆,我还活着,正在回家的路上。

14时10分,冯绍荣头顶的水泥板被凿出了直径40厘米的大洞,再扩大10厘米,就可以把他从洞里拉出来。

张小军预计错了,整个晚上余震不断,他对这里又不熟悉,直到天亮,他都没能走出大山。透着蒙蒙亮的天,他望见废墟上有两个人影在移动,那是一对60多岁的老夫妻。两位老人的衣服都湿透了,爷爷的腿上还在流着血,但两个人一直在废墟中刨挖。

敲击的声音在继续。满脸泪痕的冯林脸上现出一点喜色。

4.

15时15分,冯绍荣虚弱的身体被5名战士抬出,冯林激动地跪下来,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表达着汹涌的情绪:“谢谢解放军!谢谢救援队!”

张小军还来不及开口问路,他们看到他,同时叫了起来:师傅,你来得正好,快,搭把手救人。

给冯绍荣滴了生理盐水后,救援队员以几乎百米冲刺的速度,抬着他向2公里外的救护车跑去。记者拼命追赶,勉强才赶得上。

在前面的废墟上,一个妇女的头露在废墟外面,求救的目光巴巴地看着张小军。张小军没办法拒绝这样的眼神,他跑上去,动手救人。

死神在一次次考验救援者的勇气。“救不出来你,我们就不走”——救援的脚步从未停止过哪怕一秒钟。

人被救出来了,接着又去另一处废墟救一名被压的孩子,救出孩子,又去救一位老人那位奶奶告诉他,青壮年男子都在外面打工,村里留下的只有老人、小孩儿和妇女,没有他的帮助,他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16日5时,穿着黄色T恤的男孩小朱气喘吁吁地跑着喊:“谁是志愿者,曲山镇卫生院下面有人活着,快去救人。”他的衣服开了很多口子,脚腕和膝盖都缠着绷带,脓已经流了出来,但他跑得很快,记者赶快跟上他。

张小军明白了,他是不能离开的,他走了,靠这几个老弱病残,怎么去救其他压在砖石底下的人?

一路上,志愿者队伍越来越庞大,一个很小的志愿者背着一篓子水和食物跟着急跑,没有人顾忌吊桥的猛烈摇晃和不时滚下的山石。

张小军就这样一刻不停地刨挖起来,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妻子好运,希望妻子也能遇到救她的人。

埋在卫生院废墟下的是一名23岁的女护士,她叫段忠英,已被困96小时。志愿者梁春用沙哑的声音趴在石缝上呼喊:“别担心,救不走你,我们就不走。”

5.

一个小时的手刨肩扛之后,救援人员7时左右终于可以下到石缝中施救。但这时救援工作又遇阻碍,一个防盗门被水泥板死死塞住。

救了一个村子的人后,张小军急着往县城赶。走到下一个村落,他又立即投入到救人的行列中。就这样一路走一路救,两天三夜,日夜不休,他救出了28条鲜活的生命。

前来增援的消防战士马丽一边救人,一边含泪说:“刚才救出的一个小孩自己伤势很重,还让战士们救他的同学,还有个受伤小女孩给大家唱歌……”

第三天,他终于回到县城,但他的店铺已经不存在了。三层的店铺成了废墟,张小军发了疯似的哭喊着妻子的名字,疯狂地刨着废墟上的砖块。

正在救援的过程中,我们听到隔壁山头搜救者呼喊:“又发现两名活着的……”一部分志愿者赶紧到另一个山头救援。13时左右,大家收到前线传来的信号:“又有一个人成功被救出来了……”现场救援人员顿时增强了信心。

一个街坊跑了过来,大声喊他:张小军,你老婆活着呢,在县医院临时设立的医疗点!

在救段忠英的过程中,一名来自绵阳的女志愿者,从石缝中给她塞进一瓶自己特制的盐糖水,用吸管给她喝,看到一杯水快喝完了,她流下喜悦的泪水。这名志愿者说,地震发生后停电,她没有征得丈夫的同意就报名了。

张小军奔向医疗点,一进帐篷,看到了妻子。他一把抱住妻子,哭了起来: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妻子说:但我知道我看得到你,我知道,你活着。为什么?妻子拿出一个手机,和他送出去的手机一模一样。

时至中午,天气越来越热,尸体的气味很浓,口罩已不管用。志愿者和消防战士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小朱膝盖的脓已经印湿了裤子很大一片。

6.

14时23分左右,幸运的段忠英被“挖”了出来,她神志十分清醒。医护人员蒙上了她的眼睛,以防光线过于刺激。这时,全体志愿者喜泪横飞。

妻子说:这是昨天救我的人给我的,他说这个手机是救他的人给他的,他让我用这手机跟你联系。他还给了我这个。她掏出了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电话号码,救我的人把手机给我时,也给了我这张纸,他说上面都是救人的人写上的亲人的电话号码,让我等手机通时一一打过去报平安。而最上面的号码,就是我们店里的,我这才知道,这手机是你给别人的,你还活着。

“又救出一个,坚持!”小朱和来自上海的志愿者李琪、美籍华人陈浩击掌相庆。三个原本陌路的人如今称兄道弟,组成抗震救灾三人组。在废墟中总会听到他们三个呼喊:“大哥,你在哪里?我这里缺人手。”

张小军像听天书似的自己将手机送给了获救的人,而人家又救了自己的妻子,手机又回到了妻子手里。世间怎会有这么巧的事?他数了数,纸的正反两面共记下了67个人名和号码。

如今,在灾区艰辛的营救仍在静静地进行着。人们相互鼓励的,只有两个字——“坚持!”

他救的第一位妇女,纸上写着叫陈肖珍。陈肖珍并没有在山区坐等丈夫的消息,而是下山来找丈夫,结果,陈肖珍就救了第二位叫刘锋权的人。而刘锋权又救了第三位获救者,第三位又救了第四位

《唐山大地震》一书的作者钱钢说:“72小时是平均状态,但被困超过72小时仍然获救的仍大有人在。个别的例子可以存活5天、8天,甚至更长,搜救工作应该继续。”

7.

钱钢亲历了1976年唐山大地震救灾的全过程,又用10年时间追踪采访幸存者。他的报告文学《唐山大地震》,记录了那些因为顽强的求生本能而活下来的人们:从裤子上撕下布蘸尿喝,在第13天获救的卢桂兰老人;8天7夜靠一瓶葡萄糖活下来的两个女护士……

救援在接力,手机和号码纸也在传递,就这样一直救下去,一直传递下去,第67位获救人又救了张小军的妻子。

胡锦涛总书记16日在四川北川中学察看灾情时,得知还有300名师生被埋时,他坚定地说,当务之急仍然是救人,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要尽的努力。

ldquo;巧了,巧了,真是太巧了。张小军忍不住发出感慨。妻子倒在他怀里,说:小军,这不是巧,这是爱。爱就像一条链,一环扣一环地往下传递,总有一环会扣住你的家人,或者你自己,这就是爱的神奇。

16日17时15分,又一名叫张艳的被困人员获救,被紧急送往第四军医大学设在安县的战地医院;就在几分钟前,72岁的邓中群老人刚刚被救送来;在震后100小时的18时30分,消防队又从什邡市的废墟中成功救出一名生还者。——截至记者发稿时,不断有幸存者与死神擦肩而过,仅北川县就有33人获救。

灾难是试金石。谁也不知道废墟下有多少人还活着,但党和政府在坚持,部队官兵在坚持,救援队在坚持,志愿者在坚持,全国人民在坚持。明天,后天……人们期待着更多的奇迹。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