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故事

忆我的启蒙老师,闭着眼睛的男孩

7 5月 , 2020  

走进青眉山小学的第二天,我给孩子们布置了一篇作文。题目很简单:我喜欢

       
本想着星期四晚上完成,但写着写着竟然睡着了,然后做了一个甜蜜的梦。     
             
我要先分享我今天的惊喜。在最后一个环节,聂老师让我们感受地心引力,然后感受自己所处的环境,慢慢将自己仿佛置身于浩瀚的宇宙中。这个过程我感觉很放松,
仿佛自己是渺小的一粒尘埃。
当我静下来后,我仿佛打开了心灵,看到了很多我之前没注意到的东西,比如墙上已经有些脱落的可爱的跳着舞的小女孩,镜子上方那些翩翩起舞的女孩们,以及那一句“心中有梦想,到处是舞台”。墙上张贴的禁止吸烟的标走以及24字价值观,每个角落散落的包、水杯….…还有聂老师悄悄脱掉的袜子,哈哈。在聂老师要我们细细看这间房子里的东西时,我已经对房子里的东西了然于胸了,不是刚开始的回忆不起细节,模糊的印象了。我在想学生是不是也这样,没有沉静下来时,头脑里的感官仿佛关上了,对外界缺少敏感度。 
             
当天上完课回到学校,就听到孩子告状,三对打架的孩子。其中一个孩子据说是无缘无故地拿伞打了另一个孩子的后背,我说你能做一下当时的动作吗?因为我今天正好听聂老师说了动作呀,动作的背后透露出的是他的意识。另一个在现场的孩子模仿了,他用左手握住伞身,右手将伞柄抽出,左手在上,右手在下,双手握住伞,用力打下,打的时候身体前倾,一条腿也自然地伸向前成弓步了。我吸了一口凉气,这充满攻击性的动作。我注意到,当这个孩子模仿时,打人的孩子笑了。似乎觉得这很有趣。我转身问打人的孩子,是这样打的吗?他承认了,笑意还没褪去。
被打的孩子掀起衣服让我看他的后背,旁边孩子说刚开始都是红的。我无法理解他为什么突然对同学做这样的动作,问他你们有什么矛盾吗?结果出人意料,没有任何矛盾,无缘无故地突然出手。旁边的同学补充说他经常这样。我没办法从心理学角度分析他,我只能从同理心的角度对他引导,于是我突然拿起伞模仿他的姿势做势朝他打去,他吓得眼睛眨了几下,头下意识地躲避,身体往后缩,半天没回过神。我问他:刚才什么感觉?他:害怕。我:你害怕什么?他:怕痛,怕受伤。我:那当时的ⅩⅩ呢?他什么感觉。他:他也很痛,怕受伤。我:是的,这就是XⅩ被打时的感觉。那接下来这件事我们怎么处理呢?我说完直接退到花坛边上坐下来了,我也确实累了想坐一下了。他沉默了一小会,走到XX面前,竟然鞠了个躬,说:”对不起。”这一次没有一丝的敷衍,我们都能听出他的真诚。接下来他竟然说:“陈老师,为什么不说一下后面发生的事情呢?”
哦?还有内情?我做出认真倾听的姿势听他讲,他说打完后他回过神来,立马带XX去医务室涂了药。我说,你打完后立马就意识到不对了,只是打的时候控制不住冲动对吗?他点点头。我说,你能在事后马上带去医务室说明你已经有一定的自制意识了,这就有进步。然后,我让他们都回家了。走时,他还回头请求说:“陈老师,你能不告诉我妈妈吗?″我说好。我遵守承诺没找他家长。 
                                                                       
   
孩子的行为背后都有原因,我觉得自己真的了解得还太少,以至于在工作中会有很多困惑。希望自己能渐渐地有所得,应用于教学实践中。 
       

一大早就接到爸爸的电话,爸爸告诉我,我小学的启蒙老师昨天晚上过世了,因为高血压造成的脑梗。虽然知道年龄大了的人,总有这么一天的到来,但真到来了,还是有很多不舍和怀念。想记录一些事情,纪念我的这位老师。

第三天早晨,我就知道了有的孩子喜欢篱笆上的牵牛花和枣树林里的知了,有的孩子喜欢在秋天的岭上追野兔子,有的孩子喜欢把毛毛虫放进女同桌的文具盒里,有的孩子喜欢沉默,曾经一连九天一句话也不说,当然,除了梦话。

我的这位老师姓陈,大家都喜欢叫他老陈老师,因为同村还有一位稍微年轻一些的老师也姓成。为了防止混淆,大家会叫他老陈老师,叫另外一位老师小成老师。老陈老师是在我小学三年级时开始教我的,严格算来他可能并不算是我的启蒙老师。现在还记得的是老陈老师教我们写作文的情形。经常每周都要写作文,命题作文和非命题作文都有,每次的作文老陈老师都会修改打分。我当时的作文经常能拿到90分,还会得到老陈老师的一些表扬,这些对一个初学作文的小孩子的激励是非常大的,在以后我的求学之路中,写作文似乎一直还算是我的强项。记得有一次我以“就在今天……”开头写了一篇作文,被老陈老师圈了出来,说这样开头写文章不太合适。其实当时也没有懂为什么不合适,但确实记在了心里。

还有一个孩子,叫聂国柱,他的作文让我吃了一惊:我喜欢闭着眼睛,尤其是爸爸打我的时候。奶奶说,闭着眼睛,巴掌打在身上就不疼了,心里就不难过了。打完了,睁开眼睛,就能把刚才的事忘了,就像没有挨过打一样。

老陈老师教了我两年语文后,就彻底退休了。似乎因为我是他退休前带的最后一批学生,在我上初中、高中、大学后,时常听妈妈跟我说老陈老师常常会问起我的近况。还记得我考上大学的那一年,当知道我拿到录取通知书后,老陈老师专程送了我两束花,花是乡村里常见的那种高仿花,现在还留在我们家里,还给我寄语:“希望以后能锦上添花,臻臻日上。”老陈老师当时是想激励我戒骄戒躁,不断进取吧。

下课后,我把聂国柱叫进了办公室。他是坐在教室角落里的一个男孩,四肢很细,脑袋很大,像谷穗一样沉甸甸地低垂着。我翻开他的作文簿,问,你爸爸经常打你,是真的吗?聂国柱重重地点了点头。他为什么打你?聂国柱咬着嘴唇,迟疑地说,他是一个酒鬼,每天都喝酒,喝醉了就要打人。

听爸爸说起老陈老师年轻时吃了很多苦,因为他的父亲是地主,在打土豪分田地的年代,没少受同村人的欺负。爸爸说当年奶奶很照顾老陈老师,这可能是老陈老师对我们家格外不同的原因。但对其他的乡亲,老陈老师似乎一直没有原谅,他的儿女们都已经非常有能力了,曾经想要做回馈乡亲的事情,但都被他严厉拒绝了。一个爱憎分明的人。

我是新来的老师,急于在孩子们心中树立威信。我觉得现在是一个机会,于是站起来说,走,带我去你家,我跟你爸爸谈谈。说着,我牵起了聂国柱的手。不料,聂国柱轻轻地挣脱了我的掌握,低着头说,不管用的,我爸爸不会听你的。顿了顿,他补充了一句,去年陈老师也跟我爸爸谈过,一点用都没有。我尴尬地愣住了。陈老师是我的前任,她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她甚至说服了不善言谈的我,来青眉山小学为她代一年的课。

工作后,只要回家过年,我都会去给他拜年,每次老陈老师都很开心。以后回家再也看不到那个瘦削的,走路慢吞吞地老人家了。

聂国柱接着说,我爸爸喝醉酒就管不住自己了,一定要打人,家里只有奶奶和我,他不能打奶奶,只能打我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安慰他,过几天,我一定给你想一个办法。聂国柱点点头,慢慢地退出了办公室。

下午,作业簿发给了每一个孩子,聂国柱看见自己的作文后面写着一行批语:你让我想起了王阳明。当天傍晚,聂国柱敲开了我的宿舍门。他捧着作文簿,小心地问,肖老师,王阳明是谁?

我微微一笑,说,王阳明是明代的一个唯心主义哲学家。他曾经说,山中有一朵花,如果你不看它,它不会开,如果你去看它,它就灿烂地盛开了。也就是说,心中有花,花才会存在,这是一种唯心主义的观点。你瞧,是不是和你的作文有点像?聂国柱想了想,忽然问,老师,唯心主义是不是错误的?

这个问题可不容易回答。我犹豫地说,也不能说唯心主义就是错误的,但是,老师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唯物主义者。因为,尽管你闭上了眼睛,事情还是发生了,拳头打在你的身上还是很疼,是不是?

聂国柱没有接口,他歪着大脑袋想了想,说,老师,你听过一首歌吗?名字叫《天黑》,阿杜唱的,虽然他的嗓子比我的还破,但是我很喜欢里面的一句歌词。说着,他轻声唱了起来,我闭上眼睛就是天黑

几天后,聂国柱被六年级的两个留级生打了一顿。那两个留级生长得十分强壮,是校园里的小恶霸,据说,他们经常在路上拦住低年级的小学生要钱,不给钱就是一顿打。聂国柱没有钱,于是在操场上,两个留级生把他的大脑袋摁进了沙坑里。

我跟着报信的班长急急忙忙地跑去操场,远远就听见了两个留级生的叫声:睁开眼,听见没有?你给我睁开眼!聂国柱的脑袋被留级生拽了起来,满脸都是沙土。他张开嘴巴,牙齿暴露在外面,紧紧地咬着。眼睛却像锈住的两扇铁门,死死地闭着。
共3页123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