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凤仪垂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天下第三人

12 11月 , 2019  

就在龙四海的计谋商定好的当晚,凤仪亲自带龙四海和罗斯哈到附近安排伏击地点。第二天,由于龙威已经在昨晚带走了四万狂龙军团的将士,因此现在凤仪手上就只有十三万龙狼军将士。
“各位将士!现在狂龙军团的兄弟已经离开,驰援千里之外的天狼关,在你们身边就只剩下十三万的兄弟!而敌军却有二十五万!你们怕不怕!”凤仪高声道。
“不怕!不怕!”众将士齐声呐喊道。
看到十三万无畏无惧的将士,凤仪知道只要计划成功,此战必胜,于是肯定道:“我也不怕!因此此战我军必胜!现在全军全速后撤!各部队按安排做好作战准备!出发!”
“必胜!必胜!”众将士高喊着口号,在上级的带领下飞快地开赴作战地点。
五月城的城楼上。一个信使报道:“报告大汗,今晨收到西城国师送来的消息,北方军团已经准备攻打天狼关了!这是五天前的消息!”
“哈哈哈……真是天佑我军啊!长老的计谋生效了!我看龙狼军很快就要撤退了!”赫连木龙大笑道。
这时,一个探子来到赫连木龙面前报道:“报告大汉,敌军开始撤退了!而且速度非常快!”
“来了!大汗,快下令追击吧!这时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赫连木龙的三弟赫连水龙道。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于是赫连木龙命令道:“金龙你负责守城!我带二十万大军去追击敌军!”
见赫连木龙要自己守城,赫连金龙大为恼火,正要出言反对,但赫连木龙已经走下城楼点兵去了。“可恶!拣便宜就自己去,硬骨头就我啃!木龙你还当我是大哥吗!”赫连金龙低声怨道。
……
此时,赫连木龙来到两个小山丘前,一个探子来报道:“报告大汗,前方发现敌军埋伏的痕迹!”
“哈哈!龙狼军的家伙还想在这里摆我一道!没有那么容易,全军放慢速度,派出所有的探子搜索这一带,我要把埋伏的敌军都揪出来!”
“是!”传令官应道。
十分钟后,探子来报道:“报告大汗,前方并没有敌军的踪影,估计那些痕迹是对方故意留下的!”
听到探子的话,赫连木龙恨得牙痒痒的,怒道:“被他们骗了!敌军一定是怕我军追击,在此地拖延时间!快追!一定要追到!”
于是赫连军就在赫连木龙的催促下,再次全速追击龙狼军。进入一段干涸的河道后,探子再次来报道:“报告大汗!前方再次发现敌军埋伏的痕迹!”
“什么?又有埋伏!不用理会,继续全速前进!”赫连木龙命令道。
“大汗三思!这可能是对方的虚实之计!还是检查一下安全一点!”赫连水龙建议道。
这是自己弟弟的要求,不好拒绝,于是赫连木龙吩咐道:“全军放慢速度!快速搜索附近地区!确认敌军是否有埋伏!”
“是”传令官应道。
五分钟后,探子回报道:“报告大汗!经检查确认,此处没有敌军埋伏!”
“妈的!同一条诡计骗我两次!可恶!快追!我要把那个献计的捉出来凌迟处死!”赫连木龙现在是怒不可遏。
十分钟后,赫连家来到一条山间窄道前,窄道的两边是茂密的森林。此时探子再次来报道:“报告大汗,前方发现敌军埋伏的痕迹!”
“又来了!这次我不会再上当了!命令全军全速前进!”赫连木龙狠狠道。于是,赫连军不作检查,打算快速穿越这条峡谷追击龙狼军。
就在赫连家过了一半的时候,突然两旁的森林里百鸟惊飞,无数龙狼军将士从森林中冲出,其中还有几只狮子和老虎。
“不好!有埋伏!快迎敌!”赫连木龙大惊道。但这时赫连军已经乱作一团,本来窄道就不适合大兵团展开,而且龙狼军有猛兽相助,赫连军的混乱迅速向四周扩散。
“不要放过一个敌军!凤舞!”凤仪高喊道。袭击赫连军的就是凤仪的天凤军团!
“凤舞!杀!”天凤军团的将士挥动手中的刀剑不断砍杀外围的敌军。这时的赫连军根本组织不到有效的抵抗,出现了龙狼军单方面的屠杀。
“二哥!快撤!这里有我顶住!”赫连水龙急道。
看着这个平时最支持自己的三弟,赫连木龙一咬牙,坚定道:“三弟!一定不要死!我在前面冲,你殿后!”
于是赫连家的嫡系亲兵就在赫连木龙的带领下向来路冲去,一路上如果遇到阻拦,龙赫连木龙的命令就是杀无赦!跟随赫连木龙的赫连军为了活命,无情地砍杀自己的同胞兄弟,经过近二十分钟的突围,才冲出重围。但能跟着赫连木龙逃出生天的就只有十万左右的将士。
看着还是杀声震天的窄道,赫连木龙怒道:“龙狼军!今日之仇我一定要报!兄弟们!等我回来为你们报仇吧!继续撤!”于是赫连木龙就带着剩余的残军像丧家犬一样逃向五月城。
在窄道中,混乱的赫连军已经被天凤军团重重包围,这时凤仪高声道:“杀神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降者不杀!”凤仪谨记当日的誓言,尽可能地减少杀戮。
听到凤仪的话,大部分人都想投降,但一个人却不愿意——赫连水龙。赫连水龙大声道:“我赫连家没有投降的懦夫!”
“找死!”凤仪一声大喝,一刀砍向赫连水龙。叮!刀毁人亡!
被包围的大多都不是赫连家的嫡系,嫡系部分早就跟赫连木龙逃跑了,而且摄于凤仪一刀之威,所有残兵马上丢下武器,大叫道:“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
当赫连木龙的残兵来到那个干涸的河道时,已经是人困马乏,这正是打落水狗的好机会。“嗷……扬威!”百兽军团军团长傲一声大叫,带着六万百兽军团的将士杀向赫连残军。
如果说雷云的魔牛骑兵是最强的骑兵,那么傲的兽人步兵就是最强的步兵。傲拿着心爱的巨斧向着赫连残军不断挥砍,而身后的兽人步兵也不甘示弱,拿着战斧不断消灭傲留下的残羹。
“难道我就要败在这里!?”看着百兽军团疯狂地屠杀自己的将士,赫连木龙痛苦道。
这时一个士兵拉着赫连木龙的马,一边向五月城跑,一边道:“大汗,我们快撤回五月城,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似乎受到那个士兵的启发,赫连木龙振奋道:“兄弟们,快撤!不要恋战!”
其实不用赫连木龙吩咐,赫连残军就已经开始向五月城撤退了,面对百兽军团这群恶魔,谁还会有恋战的念头。
看到赫连残军退向五月城,傲也不急着追,对疾风道:“老狼!你去吊着那赫连木龙的尾巴!和钱军长汇合后听她指挥!我在这里收拾剩下的残兵!”
“没问题!嗷呜……”疾风应道。说完带上三万兽人不紧不慢地追向赫连木龙。
凤仪处理好窄道中的降兵后,留下三万将士看守,自己带着三万五千天凤精兵迅速追赶赫连木龙而去。
赫连木龙刚开始追得快,现在逃跑就更快,凤仪和疾风回合后赶紧加速追击。终于看到五月城的城门了,赫连木龙大叫道:“开门!我是赫连木龙大汗!”
城楼上的赫连金龙看到赫连木龙带着四五万残兵逃回来,知道出事了,赶紧命人打开城门放赫连木龙进来。
看到城门大开,赫连木龙兴奋道:“兄弟们!我们回到家了!”
这时,一直帮赫连木龙拉马的士兵阴笑道:“NoNo!是我们回到家了!这个城已经是我们龙狼军的了!凤舞!杀!”不用介绍,开口便知这个小兵就是罗斯哈了。
听到罗斯哈的话赫连木龙大惊,惊恐道:“有敌军!快进城!”说完一刀砍向罗斯哈,虽然罗斯哈是个参谋,但是手底下的功夫也不弱,挺刀一挡借势拉开和赫连木龙的距离。不是罗斯哈不想杀赫连木龙,但是若愚还要留下他的小名引发离间计。
“凤舞!杀!”混在敌军中的五千天凤精兵高喊军号杀向一日三惊的赫连残军。而尾随的龙狼军见天凤精兵发难,马上全速前进冲向城门。
看到七八万龙狼军冲向城门,赫连木龙又被敌阵,赫连金龙无法关闭城门,只好带着剩下的五万赫连军冲出城门与天凤精兵接战。
不到五分钟,后来的龙狼军就汇同天凤精兵死死地控制了城门,刚被赫连金龙从敌阵中救出的赫连木龙知道大势已去,马上命令赫连军撤退。
见赫连军要撤退,凤仪也不追击,马上命令大军入城,而罗斯哈则对着赫连金龙大叫道:“赫连金龙!你还记得放你走的时候,和我家主公的约定吗?”
赫连金龙此时已经被杀得昏头转向只知道逃命,以为对方是在说放他再战的事,于是大声应道:“我赫连金龙是不会忘记的!你们等着吧!”
看着赫连军远去,凤仪笑道:“赫连金龙,你和你的二弟已经落入我军的算计之中了。哈哈哈……我等着看你们的好戏啊!”
凤仪这边因祸得福,巧施妙计,歼灭了赫连军主力,并收编了六万多非赫连家系统的败军,反败为胜!
……
凤仪这边反败为胜,但是龙威这边可否扭转乾坤呢?暂时还不知道,因为狂龙军团还在骑自行车赶路。
第一天,龙威只在三筑城休息了四个小时,就命令大军继续赶路,直奔天狼关。事后狂龙军团的将士估计,第一天大家就赶了三百多公里的路。
第二天中午,龙威已经来到距离天狼关不到一百公里的地方,估计五六个小时之后就可以到达天狼关,于是龙威大声道:“各位兄弟!我知道大家很累!但是现在时间就是生命!天狼关的兄弟此时正在与敌人殊死搏斗,你们想留下休息还是和我一起去与天狼关的兄弟一起同生共死?”
真正的军人没有怕死和自私,狂龙军团的将士就是真正的军人!狂龙军团的将士齐声道:“生则同军,死则同坟!”说完,不等龙威命令,所有的将士都骑上自行车,向天狼关赶去。
五个小时后,天狼关南门。一个士兵来报:“报告将军!南门快守不住了!”在四天前,北方军团发兵二十万狂攻天狼关,只有三万守军的天狼关岌岌可危,此时,人杰和天雄当机立断,直接把所有的城卫军都调到天狼关协助防守。如果少了两万城卫军,天狼关在两天前就应该被攻破了。
“要兄弟们顶住!我知道主公一定已经收到消息,援军一定就在路上!”人杰道。因为人杰职位最高,所有此时临时担任防守天狼关的总指挥。
“是!”那士兵应道。
过了半小时,一个狂龙军团的士兵来到人杰面前,从喘着气道:“将军……田……田军长……回来……了”话刚说完,那士兵就断气了,他是龙威派来报告援军快到的消息的,在过去一天里他一直不眠不休地赶路,终于在传达又援军的消息后,含笑而终。
知道援军快到的消息天狼关的守军都无不振奋,而且来的还是龙威本人,八神不破的强大信念支撑着所有人。但就在这时,又一个士兵来报:“顶不住了!南门就要失守了。”
“什么?叫兄弟们在坚持一会,我马上过去。”人杰命令道。
听到人杰的话,天雄制止道:“大哥!让我去,那里太危险了!你还有家小!”
听到天雄的话,人杰激动道:“混帐!无国何来家!主公对我义家有大恩!人杰要为主公守住天狼关!”说完,不理天雄大步走下城楼。
没走几步,人杰觉得后颈一痛,眼前一黑就倒下了。打晕了人杰后,天雄把人杰交给欧阳上智道:“阿一,你帮我照顾我大哥!我要去守住南门!这里交给你指挥!”说完,提着大戟冲向南门。
此时的南门已经被打开,天狼关的守军在城门的窄小空间了拼死抵抗。天雄来到,大喝一声:“月亮山义天雄在此!要破关就要踏过我的尸体!”说完挥舞着大戟杀向敌军。
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时候,人的潜能就被完全激发,天雄一个人一支戟,死死地顶住北方军团的狂攻,受到天雄大无畏的气势感染,城门的守军都像天雄一样舍生忘死,慢慢地把敌军逼出关外。
就这样坚持了十分钟,突然听到天雄一声惨叫,一个敌兵趁天雄被夹击,一刀砍掉了天雄的一只左臂。虽然左手被砍断,但是此时的天雄已经无所畏惧,不理断臂,右手持戟继续砍杀敌人,看到如此勇猛的将军,北方军团的将士都胆怯了,纷纷远离天雄。
“我田龙威回来了!我的帅旗不倒!天狼关不破!”龙威在这个时候,终于赶到天狼关。
听到龙威回来了,天狼关的将士士气大振。而驰援的狂龙军团将士看到自己兄弟同袍的惨况,怒从心起。“为兄弟们报仇!龙怒!”龙威怒了!
“龙怒!龙怒!”被滔天的恨意充斥着身心的狂龙军团,不理身体的疲惫,高喊着军号,发疯地杀向敌军,狂龙真的怒了。
北方军团前四天都是靠以多欺少才可以压着天狼关守军来打,现在狂龙军团回来了,两军的实力差距马上表现在战场上,一个狂龙军团的士兵追杀着三到四个北方军团的士兵,疯狂地砍杀,只有无尽地砍杀才可以宣泄心中的恨意。
叮叮叮叮……北方军团鸣金收兵了,但是狂龙军团并没有放过他们,一直追杀了五公里才停住脚步。
……
天狼关南门前,天雄还右手持枪,死死地盯着前方。这时,人杰和龙威等人都来到南门前,人杰看到天雄,马上跑过去抱着天雄,喊道:“天雄!我们的天狼关保住了!你看龙威回来了!”
龙威也来到天雄面前,严肃道:“天雄!你是义家最杰出的战士!是龙狼军的英雄!我代表所有将士向你致敬!”说完,恭敬地向天雄行了一个军礼。身边的将士也同时向天雄的方向行了个军礼。
似乎看到大家在向自己行礼,天雄从嘴巴里挤出一句话:“我……以龙……狼军为……荣!”说完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抱着天雄的人杰感觉到天雄的身体开始变得冰冷,大哭道:“天雄……!”
将士们都知道发生什么事,于是全部单膝跪倒在地,齐声悲呼道:“将军!”
今天是有个哀伤的日子,天雄为了保卫天狼关战死,是龙狼军成立以来战死沙场的最高级军官。三天后,轩辕在得到天狼关保住了,但天雄战死的消息后,带领着全军将士向天狼关的方向行了九叩大礼。然后下了三道命令,一是把天雄战死的日子定为军哀日,以后每年的这一天全军全国都要致哀,纪念所有为国捐躯的军人;二是把天狼关南门改名为天雄门,只要龙狼军在,这个名字就不能改;三是以天雄临死前的形象制造了一个雕像,放置在天狼关南门外,到天狼关参观此雕像,学习天雄的精神成为以后龙狼军校的必修课。
……

凤仪受伤后第五天,天下第一庸医终于肯出手相救了。轩辕把天凤军团的将士安抚好,让他们各归各位,只留下若愚陪自己静静地等待着。
晚上十一点,黑子的哭声从天下第一庸医的屋子里传出:“凤仪!凤仪你不要死啊!”
听到黑子的哭声,轩辕顿时清醒了很多,轩辕马上布置道:“若愚,马上叫影儿过来,全天候保护黑子,不要让他做傻事;马上封锁消息,赫连家退兵之前绝对不可以让将士们知道,尤其是天凤军团的将士;马上通知我大哥,通报这里的情况。凤仪走了,我要回去睡一觉,我很累。”说完,轩辕拉着疲惫的身子向自己的官邸走去。或许轩辕练成了九空斩法,对空有着深刻的理解,此刻,他感到人空和心空。
此时,黑子目光呆滞地来到若愚面前道:“军师!我要在这里陪凤仪,你不用管我!退敌之前黑子是不会乱来的!我知道凤仪一定想打退敌军,保护北京的人民!”
若愚盯了黑子一会,发现他除了呆还是呆,简直就是行尸走肉,无奈道:“好吧!你在这里好好陪凤仪吧!”
……
一天后,北京西城城墙上,龙威表情严肃地看着正慢慢靠近的赫连军,估计有八万之多。龙威淡淡道:“升帅旗!迎战!”说完,亲兵马上吧龙威自己亲自设计的帅旗升起,龙狼军暂时都没有统一的旗帜,用轩辕的话说就是把有限的资金用到关键位置,所以除了三大军团长有帅旗外,整个龙狼军没有一面旗帜。而龙威的帅旗是他自己设计的,四条狂舞的金龙组成“88”的图象,远看就是一个威武的田字!当龙威的帅旗升起,狂龙军团的将士齐声叫响军号道:“龙怒……龙怒!”
看着不断接近的敌军,基本上没有沙场经验的士兵们都用力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看着手下的将士,龙威道:“我知道大家现在有点害怕!毕竟是第一次上战场!坦白说,我也怕,我也是第一次面对如此多的兵马!但是我知道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就没有我们守不住的地方!我们就能守住北京!抱住身后的五十万人民!”
听到龙威的战前宣传,原本害怕的将士都不再害怕了,所有人齐声道:“同心协力!守住北京!保卫人民!”
看到士气开始高涨,龙威十分满意,不过他打算效仿雷云和凤仪,于是道:“我同雷军长、钱军长一样对你们有一个要求!看到我的帅旗了吗?记住只要帅旗在大家就在!帅旗不倒我军不破!”
听到龙威的话,看着威武的田字帅旗,狂龙军团的将士们齐声道:“帅旗不倒我军不破!”
看到所有人都充满了斗志,龙威吩咐道:“重甲步兵在前抵挡来犯的敌人,必须坚守岗位,轻甲步兵在后注意补位和消灭漏网之鱼,长弓兵前方四十五度漫射!工兵操作防御工事!”
“是!”将士领命后就马上开始进入自己的岗位了。
赫连军阵前,重伤未愈的赫连木龙坚持督战,他命令道:“重甲兵冲撞城门,轻步兵登城!弓箭兵掩护!所有攻城器就位!”
“是!”赫连军的将士应道。
各就位后,赫连木龙发令道:“不计死伤!冲锋……”其实赫连木龙也不想牺牲太多士兵,毕竟都是自己的族人,但是席德那边不停地催促,如果攻不下北京,自己和自己的家族就要完蛋了。
五百米……四百米……三百米……终于敌军进入狂龙军团的攻击范围,长弓兵马上毫不犹豫地为对方送上万箭齐发的见面礼。哧哧哧哧……不断地有赫连军的将士被射杀,但是赫连军并没有后退,踏着自己兄弟的尸体,飞快地靠近北京的城墙。
轰……第一台冲车撞撞上了北京西门!真正的攻防战开始了!八万人对三万人的战斗开始了!虽然北京里还有一个天凤军团,但是军团长受伤,士气低落,所以倩儿把他们都安排在压力较少的南北两门。
狂龙军团的横木、大石、滚油、开水不断地向城下的赫连军头上招呼,使其死亡数字急剧上升。城下部队的牺牲换来了赫连军部分士兵的顺利登城,登上城墙的赫连军马上组成小战团保护正登城的兄弟,而狂龙军团的重甲步兵则疯狂地反扑,誓要把敌军赶下城墙。
但是敌军人数众多,城墙上的被突破的地方越来越多,龙威见形势越来越危险,马上命令道:“调动北门的天凤军团过来支援,让城卫旅接管北门!长弓兵换装备进入白刃战。”
很快,北门的天凤军团赶到了,但是这支缺少了凤仪这个灵魂人物的军团,战斗力大打折扣,发挥不出原来的一半,虽然是顶住了赫连军的攻势,但是死伤不断增加。
在这个为难关头,龙威出手了,他把帅旗绑在身上,带领着一百亲兵向着最危险的地区冲去。原本已经支持不了多久的狂龙军团将士,看到自己的军团长带着帅旗冲向自己,士气大振,再次把敌军压下城墙!就这样,龙威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方,与将士们一起杀敌,把原本的劣势逆转,两军进入胶着状态。
就在这时,一个惊人的消息同时传到轩辕和龙威的耳中,南门有敌人,而且是十万之众。轩辕得到消息后,马上带着明德赶去南门,轩辕心里清楚,那十万人一定是龙之帝国派来收渔人之利的。
龙威这边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马上下令把天凤军团的将士调到南门,只有一万多人是守不住南门的。
天凤军团的撤离,给狂龙军团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胜利的天平再次倾向赫连军。看到自己的将士一个一个地倒下,龙威运足内力高声道:“我田龙威的帅旗还在这!”说完,继续领着亲兵杀向敌军。听到军团长的话,剩余的两万多将士齐声呐喊道:“帅旗不倒我军不破!龙怒!”
就在这时,一个响亮的声音从赫连军后方传来“狂龙军团的兄弟们!给我顶住!我雷云回来了!狼威……”
这一声,震撼了龙狼军和赫连军的所有人,龙威听到雷云的话,高声道:“兄弟们!我们的天狼军团回来了!坚持住!”受到两大军团长的鼓舞,狂龙军团的将士再次发力,把敌军控制的范围大大减少。而赫连军则开始撤退了,因为他们的后军已经被雷云冲散了,中军岌岌可危!
龙威看到敌军开始撤退,就对欧阳尚智说:“阿二,你在这里坐镇,我带没受伤的兄弟去追击敌军!出一口恶气!”
“没问题!龙威!你要小心!我等你回来庆功!”欧阳尚智坚定道!
“狂龙军团没受伤的兄弟们,敢和田某一起去出一口恶气吗?”龙威问道。
“生死相随!”狂龙军团的士兵叫道。
就这样,狂龙和天狼两大军团开始夹击赫连军,北京西门前的平原慢慢被血水染成红色。见大势已去,赫连木龙马上命令将士向北突围!
同一时间,南门的轩辕和明德也在死死地顶着龙之帝国的军队,不足三万的兵力要抵挡十万人的进攻,谈何容易!幸好北京的设计是要抵御五十万人的进攻,虽然建成不久,防御设施还不完善,但还是可以抵挡十万之众的。不过,轩辕这边的将士实在太少了,虽然有轩辕这个统帅亲自指挥,但是城墙上还是有很多地方被突破!
这时,明德发现在敌阵指挥的竟然是自己的灭族大仇人,天狼城城主刘寇!明德指着刘寇狠狠道:“三弟!你要认着他的模样!他就是我们的灭族大仇人!刘寇!”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轩辕和明德都红了眼,轩辕狠狠道:“我要他死!”说完,和明德带着四百铁血护卫团的士兵冲向城头的敌军!
“来吧!星空斩!”轩辕对着前面一队向自己冲来的士兵狠狠地就是一砍!
“风翔万里!”明德也不弱,破天枪不断挥舞,粘者即死!
对方敌阵中,刘寇道:“没想到苍狼那帮家伙这么没用,竟然让第二家那三个小子保留了这么多兵力!不过不要紧!十万大军不会打不过这两三万疲兵的!哈哈哈哈!传令!加大进攻力度!我要在一小时内进入北京城!听说第二轩辕的老婆十分漂亮……”
随着刘寇军加大攻击力度,天凤军团开始顶不住了。就在这时,又一个英雄出现了!不!是英雌!“你们这群笨蛋!老娘不在几天你们就被人欺负到这地步!太丢脸了!今晚要加训一个小时!”说话的人正是凤仪!身边还有黑子和影儿。
听到熟悉的老娘的声音,天凤军团的士气大振道:“杀神回来了!杀神回来了!”原本只发挥出一本水平的天凤军团瞬间变了样,散发出无边的杀气,见人敌人就杀,不一会儿,城墙上的敌军就被肃清。轩辕见此当机立断道:“凤仪!这里留给影儿,你同我一起杀出去!哈哈……杀神!好名字!”
“来吧!我要他们见识一下杀神的厉害!”凤仪一边说,头发一边变蓝。
南门大开,铁血护卫团率先冲出,接着是凤仪的天凤军团一万精兵。“杀!凤舞!杀!同当!”龙狼军的将士各自喊着自己的军号杀向敌军!
看到龙狼军杀出来,刘寇不屑道:“还以为有什么厉害招数,匹夫之勇!同他老子一样没用!传令!前军慢慢拖长敌军战线,然后围歼!”
传令兵还没走,一个探子飞马来报:“报告大帅!大事不妙!敌军在我军后方出现!后军正在抵抗,快顶不住了!”
“什么?看来这第二家的小子命不该绝!传令!前军不计伤亡一定要在五分钟内歼灭敌军,否则马上撤退!中军调头支援后军,五分钟后如果前军撤退就马上跟随!后军殿后!”刘寇吩咐道。
刘寇太自信了!他根本无视龙狼军的整体和个体战斗力,不用五分钟,前军就被凤仪的天凤军团打乱了,天凤军团的将士人人都杀红了眼,而凤仪更是不断地使用改良自水属性低级绝技水月斩的新招——三水月斩!三道水月斩不断地切断阻挡其前进的一切事物,因此凤仪前方三米内常常是无人地带,无人能进!更无人敢进!至于轩辕和明德,正所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以两人为箭头的铁血护卫团像一支箭一样直插刘寇的中军。
原本还神态自若的刘寇见龙狼军如此厉害,不等时间到,马上传令撤退!刘寇手下的将士也并不一般,撤退时井然有序,使轩辕等人不敢追击。此时,狂龙、天凤、天狼三大军团都汇聚在南门的平原上,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充斥着各人的心!
轩辕高举创世,高声道:“胜利了!”
“胜利了!胜利了!”龙狼军上下都不停地欢呼着,他们的叫声中充满了骄傲和自豪!能先后打败共计二十五万大军,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成就啊!这次北京城下的大战,永远留在龙狼帝国光辉的历史上——史称第一次北京会战。
这时,三大军团长来到轩辕面前,报告道:“狂龙军团顺利完成任务!击退敌军!”
听到自己军团长的报告,将士们欢呼。“雷神!雷神!杀神!杀神!”欢呼声中凤仪和雷云都有了,偏偏龙威的喊不出。龙威和手下的将士都有点尴尬,这时刚来到轩辕身边的倩儿提醒轩辕道:“田军长的帅旗很别致啊!”
轩辕一看龙威的帅旗,马上会意道:“看来龙威你很喜欢8这个数字啊!哈哈哈……”
听到轩辕的话,一些聪明的士兵马上会意,领头道:“八神!……不破!”狂龙军团的将士听到有人带头,又觉得挺有意思,于是齐声道:“八神!……不破!”
而另外两个军团也相继叫起:“雷神!……不败!”、“杀神!……不倒!”
从此,龙狼五将中的三个确定了响亮的名号,杀神钱凤仪、八神田龙威、雷神雷云,后来还有海神和战神。
轩辕等所有人都冷静下来后,吩咐道:“马上点算损失,尽全力救治伤员!全军放假三天!本月的军饷增加一金币!阵亡将士每人发放抚恤金一百金币!从军从政优先考虑烈士亲属!”
听到轩辕的话,所有的将士都跪倒在地,齐声道:“谢主公体恤!”
接着轩辕继续安排道:“令百炼以最快的速度在神机区风景最好的位置修建忠烈园!安葬阵亡将士!以后我军要在每一座属于自己的城市里都修建一座忠烈园,安葬为那城市牺牲的将士!为了天下万民,这是大家应得的!”
听到轩辕体贴的安排,包括三大军团长在内的所有将士感动道:“愿为天下万民效死!”
“好!将士们!回到我们用血和汗保卫的北京!庆功!”轩辕高兴道。 ……
庆功宴后,轩辕留下了黑子和凤仪,轩辕关心道:“吧嗒!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难道黑子骗我?”
黑子见轩辕这样说,连忙解释道:“阿飞!黑子没骗你!凤仪那时候的确死了!我师父说过诚实是美德!黑子很诚实的!不过之后不知怎的又活过来了!”
凤仪见黑子说得一塌糊涂,连忙解释道:“吧嗒!其实我是进入假死状态!据华大师说,那个黑煞奇毒是在正常体温下很活跃的一种病毒,人不死它就不死,一般医生都会努力抱住病人的性命,但保住病人同时就是保住病毒,所以病毒就可以长存在病人体内,直至病人死亡。但华大师反其道而行之,让我吃了假死药,令我的体温下降,到今天体内的病毒已经全部清除了,我见南门有事,就马上赶来支援了。”
听完凤仪的解释,轩辕明白过来,接着叹道:“那个天下第一庸医应该是天下第一神医!我一定要请他到我军造福万民!”
听到轩辕的话,凤仪认同道:“我支持!有时候一个能救人的人要比能杀人的人强一百倍!但华大师似乎猜到你会邀请,所以托我告诉你,如果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自称天下第一庸医,你才去找他,否则他不会见你的!”
听到凤仪的话,轩辕一阵沉默……
就在轩辕沉思时,创世似乎记起什么,奸笑道,阿飞,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你忘了!
听到创世这样一说,轩辕大吃一惊道,什么重要的事啊?
见轩辕记不起,创世无奈道,世人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你就是最好的证明!当年凤仪欺负你的时候你还懂得“挣扎求存”,现在有黑子这只替罪羊你却不知好好利用。可惜啊!说完又是阵奸笑。
听到这里,轩辕记起来了!兴奋道,黑子就是那个冤大头!虽然最近凤仪没欺负我,但难保以后不会遭她“毒手”,现在还是先解决她吧!
于是轩辕不怀好意地对黑子笑着说:“黑子!我要你保护凤仪,你好像没有顺利完成任务,你说我要如何处置你?”
黑子看到轩辕的表情,心想,阿飞这小子要用什么方法来修理我呢?……算喇!我这么笨,猜也猜不到的,顺其自然吧!于是黑子道:“阿飞!保护不好凤仪,是我的错!你要罚就罚吧!”
凤仪听到黑子这样说,急道:“你这笨猪!还不懂得求情!吧嗒!虽然我受伤了,但是黑子已经尽力了,而且现在我已经没事了,所以你还是从宽处置吧!”
看到两人的表现,轩辕心中好笑,但脸上一点也看不出,严肃道:“有功必赏!有过必罚!”
见轩辕这样说,虽然心里不高兴但也没办法,凤仪一跺脚,走到一旁不理轩辕。看到凤仪的样子,轩辕强忍着狂笑的冲动,对着黑子严肃道:“黑子,我现在以龙狼军统帅和凤仪吧嗒的身份命令你!从今天起,你要好好保护凤仪!爱护凤仪!要一生一世地照顾她!记住要管教好她不要让她随便欺负人,特别是我!”最后一句只有轩辕和黑子听到。
听到轩辕的话,凤仪难得一见地脸红,羞怒道:“吧嗒!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不理你了!我去找倩儿!”说完飞快地跑走了。
而黑子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轩辕见凤仪走了,放心道:“黑子!佛家有云: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不要想太多喇!其实你很喜欢凤仪,在她受伤后大家都看得出,现在我给你一个一生一世照顾她的机会,你要好好珍惜啊!”
黑子听到轩辕的话,似乎下定了决心,认真道:“阿飞!凤仪就交给我吧!不过……她要继续欺负你,我也没办法!”
听到黑子的话,轩辕的笑容凝固了!轩辕气道:“黑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啊!你讨了老婆就不要兄弟喇!不行!你一定要好好地看管凤仪!不让她随便欺负人,特别是我!”
……
就这样,黑子和凤仪的婚事确定下来了,跟雷云和韦妮成婚的时间一样,三天后!
……

新元782年3月,长安区新会议中心第一会议室,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同时传到轩辕的耳边。
好消息是在金百炼的努力下,新北京城建成。正如若愚当年所说的一样,百炼把北京南西北三面的山脉用城墙连接起来,形成三面半天然的城墙,拱卫这中间的新北京。而东面面临大海,百炼就选了三个水深浪小地方建成两个码头和一个军港,在离海岸半公里的地方修建了一道城墙,以防敌人在海上登陆。现在的新北京已经不是只有临海一个区了,新北京现在拥有五个区——商业区临海、休闲区神机、行政中心区长安、军事区薪胆、居民区永乐。新北京占地方圆二十五公里,有人口50多万。
坏消息是苍狼帝国出兵了,南天可汗赫连木龙奉命率十五万大军直取北京,现在已经在路上了,据估计,三天后就会来到北京城下。但龙狼军现在只有十万正规军,敌我双方有五万兵力差距,要赢就只能智取了。
会议室中,原来因为北京的建成而兴高采烈的气氛,马上被坏消息给赶走了,气氛凝重,众人都沉默不语。过了五分钟,轩辕首先打破了沉默,轩辕说道:“各位,十五万敌人来了!但是我们的士兵都没有害怕,他们都在教场上等待你们发出进军的命令。你们不能被对方十五万的兵力给吓怕!黑子!你怕吗?”
黑子见轩辕问自己,摸了摸脑袋,傻傻地说:“黑子不怕!师父说过临敌应战,最重气势,气势可以弥补实力的差距。因此,就算对方人再多,黑子都不怕!输人不输势!”
听到黑子的这番话,所有人都傻了眼,凤仪夸张地摸了摸黑子的额头,自言自语道:“今天没发烧,为什么你这头大黑猪可以说出如此精妙的论调呢?”虽然是自言自语但声音刚好人人听到,马上哄堂大笑。
这一笑把原本凝重的气氛冲淡不少,这时轩辕严肃道:“黑子说得对,输人不输势!来人,取沙盘!我们要研究对敌之策!”
很快,就有几个卫兵把一个沙盘放到众人面前。众人开始认真研究对敌之策。
过了五分钟,雷云和凤仪同声道:“我有办法!”说完两人都看着对方,一股英雄相惜的感觉涌上心头。
“凤仪!你先说!”雷云礼貌地说。
凤仪是女中豪杰,也不扭捏,整理一下思路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给敌人一个下马威,说不定可以杀他上万人。”
轩辕赞赏地看着凤仪道:“吧嗒!你有什么办法?说出来研究一下!”
“葫芦谷!水攻!”凤仪淡淡地道。
黑子看了看葫芦谷一带的地形笑道:“凤仪!黑子没傻你就先傻喇!葫芦谷附近哪有水给你水攻啊?”黑子好不容易找到凤仪的一个错处。
虽然其他人没有说话,但心里同样有这个疑问。不过轩辕似乎猜到一点,于是轩辕试探道:“吧嗒!你的钱塘怒潮……”
没等轩辕说完,凤仪就道:“没错!这半年里我不断地和黑子、雷云、龙威还有明德切磋,就在半个月前,我的钱塘怒潮达到神级!而且还追加木属性,现在我可以用那招了!但只有本个月的熟悉时间,我估计用完之后会有不良的反应。”
轩辕看了看凤仪,自信道:“我相信你能行!把你的计划说出来!我派黑子保护你!”
凤仪看了看不知道自己和轩辕说什么的各人,笑道:“我怎样用水攻到时自有分晓,现在大家先帮我完善作战计划!我打算在葫芦谷外假装埋伏,故意让敌军不小心发现,敌军只有两个选择,第一就是将计就计假装中伏然后把我军引出再发力打击,第二就是包围聚歼我军。不管敌军如何处理,只要他们一进入可以发现我们的范围,我们马上撤退道葫芦谷,而且装出拼死抵抗的样子,诱使敌军深入,当进入葫芦谷深处时,我们预先埋伏的伏兵就会一不小心被发现,因为出口处是近一公里的狭长通道,敌人以防有诈,定然不敢轻易追击,那时我就会用水攻,把他们全部变成水鬼!”
听到凤仪的计划,大家都向她竖起大拇指!这时,铁千锤上前说道:“凤仪,你要计划成功,关键在于掌握敌军动态,在这点上小女鹰娘可以帮你。她当年收养的神鹰永生,能通人言,而鹰娘则会鹰语,有永生在空中帮你监视敌军那你就一定可以水到渠成!”
听到铁千锤的话,凤仪大喜道:“谢谢铁大师割爱!凤仪保证一定会把令千金平平安安地送回你身边的!”见凤仪接受自己的女儿,铁千锤老怀大慰。
凤仪说完,雷云就接口道:“我的天狼军团以狂牛骑兵和轻弓骑兵为主,我打算长途奔袭敌军,佯攻敌军后方,敌军以为我是围魏救赵,必然分兵驰援,到时候我就在天狼平原上偷袭他们。由于分兵驰援和被凤仪水攻削弱,敌军可以攻打北京的人数应该不到八万!”
听到雷云的话大家都点头表示赞成,黑子说:“可惜铁大师只有一个女儿,否则也给雷云一头神鹰,保证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敌军的后方,来给假戏真做直捣赫连木龙的老巢!”
黑子的话再次引起一阵惊奇的目光,轩辕笑道:“黑子!你真会扮猪吃老虎!是不是你师父教你的?哈哈哈……”听到轩辕的话,众人又再爆出一阵大笑。
阿飞!这个黑子绝对不简单!现在他就像一颗被顽石包裹的美玉,你要好好雕琢啊!他那善良单纯的心,使他比任何人都更容易掌握知识,只要有好老师,他一定会是未来战场上的一股黑色旋风。创世提醒道。
没错!我也觉得黑子很特别!我会用心培养他的!轩辕答道。
三大军团长中有两个已经发表了意见,众人马上把目光锁定再龙威身上。现在的龙威给人一种不动如山的感觉,感觉到大家在看自己,龙威起身淡淡地说:“我负责守城!我保证可以守住!”
龙威虽然说得平淡,但是人人都感受到他的话的分量。轩辕满意道:“好!龙威,你就带领你的狂龙军团守护我们的北京!人杰、天雄你们的城卫旅负责城内的治安和狂龙军团的补给,稳定人心、严防奸细!”
“是!”龙威三人应道。
“吧嗒!雷云!你们按计划行事!记住!尽量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但降者不杀!”轩辕继续吩咐道。
“是!”凤仪和雷云应道。
作战计划制定完了,轩辕心情大好,高兴道:“各位!现在散会!都去我家吃饭!同时为凤仪和雷云饯行!”
“是!”众人齐声应道。之后众人就各自离开了。
这时,会议室只剩下轩辕、明智和若愚三人。
“为什么?”若愚问道。开会前,轩辕交待两人不要发表意见,虽然不明轩辕用意,但两人还是切实执行,整个会议过程中都一言不发。
“我想学孙权,同时不想你们步诸葛亮的后尘。”轩辕笑道。
听轩辕这么一说,明智顿时明白过来,欣喜道:“哈哈哈哈……三弟你真是聪明啊!好一个善于培养人才的龙狼军统帅啊!为兄以你为荣!”
“原来轩辕你要培养各位将军的个人能力!怕我们扼杀了他们的思考机会!更不想我们事事躬亲,以免像武侯一样过劳死!”若愚也明白了轩辕的心意,心中既感动又佩服。
见两位大哥都明白自己的苦心,轩辕放心道:“两位兄长明白就好!你们觉得他们的计划如何?”
若愚笑道:“如果凤仪真的可以用水攻,那她的计划一定行!到时候上一纪元时的钱塘江大潮,将会在葫芦谷重现。但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凤仪如何水攻!不过见你们两人好像有某种默契,所以我也就不反对。”
明智接着道:“雷云的计划不错,但我不放心!毕竟战场不是纸上谈兵,我虽然认同雷云的能力,但第一次带兵出征,我看还是我跟着去稳妥一点,万一有事可以马上反应!”
见两位兄长都同意凤仪和雷云的计划,轩辕大为放心,轻松道:“好了!既然没其他问题,我们去吃饭吧!今晚希望不要再吃鱼了!”北京临近大海渔获相当丰富,但轩辕却不喜欢吃鱼,真是暴敛天物。
……
第二天早上,龙狼军所有军政要员都来到西门前送别凤仪和雷云,同上次一样,在临行前,轩辕对雷云低声道:“小子!你第一次带兵作战,我只有一个要求,你可千万别死!等你回来我帮你和韦妮成婚。想回来抱老婆就给我在战场上机灵点!保住将士们的性命!更要保住自己的性命!”
雷云听了,又是浑身一震,激动道:“主公!为了你!为了北京的人民!为了韦妮!我绝对不会死!更不会败!”
雷云上马来到天狼军团的队伍前对着天狼军团的将士高声道:“为了北京的人民!为了你们认为重要的人!天狼军团的将士们!我有一个要求!你们不可以死!更不可以败!”
雷云的话对将士们有着极大的鼓舞作用,天狼军团的将士高声道:“不死不败!唯我天狼!”五万人的声音响彻云霄。接着雷云高声道:“出发!”一马当先向西方进发
“狼威!狼威!”天狼军团的将士高叫着军号紧随其后。
雷云离开后,凤仪也准备离开了,凤仪对着天凤军团的将士道:“在出发前,我也有一个要求!不要比我死得早!我没倒之前,谁也不可以先倒!我没有败之前,谁也不能先败!不然回来之后我就要好好照顾他!”
天凤军团的将士虽然经常被凤仪当“儿子”照顾,但对凤仪却是十分尊敬的,听到凤仪的要求,将士们激动而自豪地高声道:“将军不倒我不倒!将军不败我不败!”这一喊天风军团的士气顿时攀上顶峰!从此,雷云的不死不败和凤仪的不倒不败就成为两大军团除了军号外最常用的口号!
凤仪见军心可用,马上命令出发。黑子和凤仪并肩而行,策马向西方奔去。天风军团的将士踏着坚定的步伐走出西门。临行前,黑子对轩辕说了六个字——我在凤仪就在,轩辕看着两人的背影,一种不祥的感觉缠绕着他的心头,似乎凤仪这次出征不会太顺利……
……
葫芦谷外,赫连木龙的大营。一个前锋探子飞马来报:“报告大汗,我们奉命到葫芦谷前探察地形,发现入口前的树林中敌军有埋伏!虽然非常隐秘但仍被我们发现,估计只有一万人。为免被敌军发现,我们没有进入葫芦谷深处,但肯定前半段是安全区。”
赫连木龙听完探子的报告,笑道:“我还以为可以从困龙洞逃脱的人有多厉害,原来只会这点雕虫小技!哈哈哈……”
就在赫连木龙志得意满的时候,赫连海严肃道:“木龙!不要轻视对手!能逃出困龙洞的肯定不是一般人!你要记住!”
被赫连海这样一说,赫连木龙马上收敛了很多,恭敬道:“是!长老!请问你有何妙计?”
赫连海想了想道:“你是主帅!一切由你决定,但我提供两个可行的方案!一将计就计,二是围而歼之!”
赫连木龙考虑了一下,奸笑道:“好!我们就围歼他们!传令!马上包围葫芦谷前的树林,行动要隐秘!不要被对方发现!”
另一边,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来到凤仪面前,高兴道:“风仪姐姐!那帮大坏蛋出动了!神鹰告诉我他们正从南西北三个方向向我们包围!”说话的是铁千锤的女儿——鹰娘!
听到鹰娘的情报,凤仪摸了摸她的脑袋,对黑子说:“黑子!你保护好鹰娘!我去指挥作战!记住鹰娘少一根头发我就要你好受!”
说完就跑去布置撤退的事情了。黑子看着凤仪的背影,无奈道:“怎么老是她欺负我呢?唉……都是我太老实了!鹰娘!黑子哥哥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五分钟后,一个前锋探子报道:“报告大汗,就在我军对敌军形成有效包围时,敌军似乎发现我们的举动,现在正慌张地撤退中!”
听到探子的消息,赫连木龙大怒道:“什么!你们这群饭桶!不是要你们隐秘一点嘛!不要被他们跑了!追!”
探子应声后马上去传令了。这时,赫连海道:“木龙,其中可能有诈!你追过安全区后要步步为营!不得冒进啊!我带十万将士在这里守候,必要时接应你们!”
赫连木龙想了想,认同道:“长老!辛苦你喇!木龙会小心的!”说完就出帐上马追凤仪去了。
葫芦谷中,天凤军团边战边退,慢慢地退到葫芦谷的后半段,凤仪马上命令道:“所有伤兵先撤退,目标是葫芦谷的出口外半公里处,那里有大军接应。其余战士边战边退,进入狭长的通道后,除了黑团长外所有人都要迅速撤退,不得靠近我一百米范围。”
天凤军团按照凤仪的命令,慢慢退入葫芦谷的狭长通道,而凤仪和黑子则负责殿后,天凤军团的将士见自己的军团长亲自殿后,心中感动,行动更加迅速。很快,所有的士兵都退出了葫芦谷,凤仪和黑子慢慢地退入狭长通道。
“报……报告大汗!那通道上似乎有埋伏!”前锋探子飞马来报。
“什么?传令全军不得冒进,在通道入口百米外列阵防御!加派探子探明情况!”赫连木龙急忙下令道。幸好探子机灵,否则我军就要受重创喇!那个第二轩辕真是奸诈,赫连木龙心想。
此时的凤仪站在通道的中间,对黑子说:“黑子,当我行招的时候不要靠近我!很危险!”说完,双手高举钱塘怒潮,把全身功力都灌注到刀上,原本蓝色的刀身变得更蓝,一圈一圈的蓝色烟雾萦绕着刀身,凤仪感叹道:“亿万年了!让你们这群笨蛋见识一下当年钱塘江的胜景吧!”
接着,凤仪飞身跃到半空,狂叫道:“天下万水,皆为我剑,钱塘怒潮,水掩万军!”随着凤仪一字一句地说,凤仪的头发就一点一点地变成蓝色,当念到最后一个字时,凤仪的头发就全部变成蓝色。随后,凤仪挥刀向通道的入口处砍去,随着钱塘怒潮的挥动,从刀身上涌出奔腾的洪流,夹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冲向通道入口……
站在通道两边的双方士兵都听到洪水声,都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但赫连家的比较不幸,因为他们是洪水的目标。无边的洪水在突破通道入口的瓶颈时,威力被进一步放大,亿万年前的钱塘江怒潮再次出现在赫连家士兵的面前。虽然壮观,但是他们没有时间欣赏,因为洪水无情,顷刻间就将最前面的士兵吞没了,看到前军的覆没,所有的人都争先恐后向后撤,但是人哪能跑得过洪水,顷刻间洪水就把赫连家的士兵吞没了。一刻钟后,葫芦谷恢复死寂……
此时,凤仪因为严重透支,从空中急坠落地面。从震撼中恢复过来的黑子见凤仪下坠,飞扑上前打算接着凤仪……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充满悲愤和怨恨的声音在通道入口响起:“天杀的女魔头!还我赫连家数万子弟的命来!受死!”话音未落,一直黑色的劲箭直射凤仪心脏。
黑子见有人暗算凤仪,狂叫道:“不!……”同时手底下也不含糊,光啸枪向疾驰而出。虽然黑子出手快,但那黑箭更快,光啸枪只能刚好撞到黑箭的箭尾。虽然不能截停那黑箭,但被黑子干扰,黑箭的落点发生偏差……
哧……黑箭入体的声音响起,伴随着的是凤仪的一声惨叫,黑箭破体而出深深地插进地面。
黑子接住在半空中落下的凤仪,此时的凤仪已经昏死过去,左边锁骨下方一寸的地方有一个冒着黑血的大咕隆。箭上有毒,这是黑子的第一反应,黑子出手封住了伤口附近的穴道后,不理那敌人抱起凤仪就往外跑。
黑子没走几步,一个高大的男人急追道:“想走!中了我赫连木龙的黑煞毒箭,天下无药可救,五天内必死无疑!不过你们现在就要死了!”说完又是一箭!来人原来是赫连木龙!
黑子用枪拨开黑箭,放下凤仪转身对着赫连木龙道:“天杀的!伤我凤仪!我要你死!”说完,黑子跃上半空光啸在前俯冲向赫连木龙,顿时黑子和光啸融为一体,发出万丈光芒,光芒完全覆盖赫连木龙的全身。这是黑子的绝招——光耀众生。
赫连木龙见强招来犯,不敢大意,扔下弓箭,取出配刀使出家传绝学——气旋天网。叮叮叮叮叮……不断有兵器碰撞的声音,同时伴随着朵朵血花,接着赫连木龙惨叫一声,带着满天血雾向后飞退……
一招得手,黑子马上追击……
“黑子!不要追了!先救凤仪姐姐!”说话的是影儿,原来轩辕在凤仪走后越想越不放心,于是就派影儿赶来保护凤仪,可惜影儿赶到时已经迟了一步。
黑子听了影儿的话,马上放弃追击赫连木龙,飞快地来到凤仪身边,抱起凤仪飞快地离开葫芦谷,领着天凤军团撤回北京。
凤仪在迷糊中听到黑子说,凤仪你千万不要死啊!你还要继续欺负我啊!只要你不死以后黑子什么都听你的……
此战,赫连家损失三万多士兵,受伤一万多,主将赫连木龙被重伤,士气跌落谷底。以一人之力杀伤近五万人,此战为凤仪赢得了一个更响亮更吓人的名号——杀神!凤仪黑发,百斩罗刹!杀神蓝发,十方皆煞!
龙狼军方面,天凤军团无人阵亡,只有近千名伤员,但军团长钱凤仪中毒受伤,正在北京城中抢救。表面上龙狼军是大胜而归,但是龙狼军的心中清楚,自己败得一塌糊涂,因为一百个赫连木龙都比不上一个钱凤仪。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